律师妈妈与10岁儿子签零用钱协议 五年间已签四份

永利娱乐上网导航

2018-10-27

近日,广东东莞一名律师妈妈与10岁儿子五年间签署的四份协议引发网友和媒体的关注,有人认为签协议有利于孩子法律意识的建立,也有人认为协议缺少了人情味。 律师妈妈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五年间,孩子对协议从被动签署到主动参与成长了不少,习惯了在协议中充当乙方的儿子,也越来越意识到了规则和凭证的重要性。

母子签零用钱协议引争议经双方确认:每月10日发放零用钱20元,上述零用钱主要用于购买文具、书籍、人际交往、零食,超过5元金额的使用乙方需告知甲方,乙方承诺不得在学校范围内购买零食。 如物价上涨,乙方需要上涨零花钱金额,双方可另行商议。

这段文字来自广东东莞一家律所合伙人律师吕远霞今年10月10日与儿子小民之间签署的一份《零用钱补充协议书》。

北青报记者看到,这份《零用钱补充协议书》甲方一栏写着小民他妈,乙方一栏写着小民,总共有七项条款,规定了零花钱的用途及金额乙方获得零用钱的条件乙方获得额外零花钱的条件争议的解决等内容。

最后一项是特别提示,写着乙方表示非常开心地认可上述制度,并愿意遵守和执行。

规整的法言法语描述的却是仅仅20元的零用钱协议,这篇处处透露着反差萌的协议书一经媒体报道迅速引发网友热议。 不少网友表示,这样的教育方式十分新颖,有利于孩子法律意识和规则感的培养。 也有网友质疑,把孩子的童年禁锢在一条条冰冷的协议条款里,显得有些没有人情味。

吕远霞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份《零用钱补充协议书》是儿子小民主动要求与自己签订的,而这份协议也不是母子俩之间的第一份协议。

从他五岁到10岁,幼儿园到小学,我们一共签过四份协议书。

跨越五年的四份母子协议跟小民签第一份协议的时候是五年前,他才五岁,还在上幼儿园。 吕远霞在工作中签过多少份协议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她和儿子小民之间的每一份协议她都记得签署的时间和内容。 第一份协议的诞生来自吕远霞的灵光一闪。 那时候小民挺调皮的,贪玩、不爱收拾东西、爱看动画片,大人说他效果也不大。 吕远霞回忆,小民当初爱看《爱探险的朵拉》和《熊出没》两部动画片,我就想着把看动画片作为奖励,跟他谈些条件,建立他的规则感。

在吕远霞珍藏的协议书中,北青报记者看到,这是一份相对简陋的协议书,只有五项条款。 协议中,乙方(小民)需要做到按规定完成作业、冲凉后自己叠衣服、在幼儿园遵规守纪等条款,而优厚福利则是周六看《爱探险的朵拉》和《熊出没》。

协议书的最后写着,以上协议,基于乙方暂无识字能力,但经甲方大声阅读并反复告知乙方,则表明乙方已知悉双方约定上述内容。 协议的最后母子俩都签了名并按了红指印。

2015年9月,小民从幼儿园升上了小学,由于有了学习的任务,吕远霞又琢磨着跟儿子签了第二份协议。

第二份协议是一份《奖惩制度》。

制度中,小民如果晚上主动看书学习在学校得到表扬,将被奖励数量不等的星星;如果违规则将被扣除星星,每周达到一百颗星星后,可以满足一个愿望或者获得一份神秘礼物。 而第三份协议书,就是一开始那份《零用钱补充协议书》的原始版本了。

我们每周都会开家庭讨论会,2016年年底的时候,小民在会上表示,看到同学都有零用钱,自己也想有,于是我就拟了一份《零用钱协议书》,当时的金额就定为20元每个月。 吕远霞表示,第四份《零用钱补充协议书》是儿子第一次主动要求签新的协议,虽然协议中维持了20元每个月的标准,但是增加了获得零花钱的条件和获得额外零花钱的条件。

他开始觉得自己钱不够花了,于是就提出了更新协议的要求。

我们商议后就签了第四份协议。

协议见证儿子的变化签第一份协议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协议是什么概念,只知道签了就能获得好处,所以让签字就签字,让按手印就按手印,非常开心地配合。

吕远霞回忆起小民签第一份协议时的场景感慨道。

对比之下,现在的小民已经可以自主提出更新协议的要求,与父母讨论协议的条款,还能识别妈妈在协议签署时间上玩儿的小花招。

这次的协议他就有点不满,觉得没有什么约束大人的条款.比如他建议晚上9点前我没回家的话就要交5元钱罚款。 吕远霞笑道。 在吕远霞看来,乙方小民越来越意识到了规则和凭证的重要性。

她表示,小民吃饭什么的都会留好小票,他认为如果发生食物中毒,小票可以当作证据。 有一次一个同学跟他借10块钱,他就找了个小纸条写了简单的借据要求双方签名。 然而这份借据最终被小民弄丢了,我后来问他钱还了没,他说纸条丢了,没有凭证要钱了。 文/本报记者李涛实习生李卓雅对话律师妈妈:协议可以帮助孩子建立规则感近日,广东东莞律师妈妈吕远霞与10岁儿子小民,五年间签署的四份协议引发网友争议。 有网友点赞的同时,也有质疑与孩子签协议太过冰冷的声音。

日前,律师妈妈吕远霞接受了北青报记者采访。 她说,协议可以帮助儿子建立规则感,让他知道生活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 北青报:你为什么会想到跟儿子签协议呢?吕远霞:第一份协议的签署真的就是一次有趣的实验,协议的内容中也有不少很随意欢乐的表述。

协议签完以后,我转头一想,这种方法其实挺好的。

因为我做律师这么多年,也接触了很多青少年犯罪的案件,大部分都是法律意识淡薄导致的。

所以,我觉得通过这些协议给小民建立规则意识,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北青报:有没有小民不愿意遵守协议的时候?吕远霞:刚开始签第一份协议的时候他还比较小,也不能理解协议的意义,经常耍赖不遵守。

我们一般都等他闹完给他讲道理,慢慢就接受了。 现在我们的协议也有提出异议的权力,有争议的会请长辈,也就是他奶奶出来仲裁。

北青报:你认为协议对小民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吕远霞:一方面当然是规则感的建立,让他知道生活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 另一方面,是金钱观的塑造,通过奖励和零用钱,他能认识到金钱不是凭空得来的,是需要通过劳动和努力产生的。

包括我也会让他在我的律所帮忙整理档案编号,一份5块钱,他就能理解我工作赚钱的不易。 北青报:你认为协议对你们的母子关系是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吕远霞:我目前的感受还是挺正面的,因为在很多家庭中是家长说了算的,孩子就是无条件服从,即使家长是正确的,孩子也会在冲突和争论中对家长产生不满情绪。 有了协议,小民会认为不是妈妈不让我这么干,而是我们双方都同意的协议是这样要求的,这种不满情绪就不会落在家长的头上。 北青报:有网友质疑和孩子签订这种协议太没有人情味了,你怎么看?吕远霞:那是因为现在大家都只看到了我和小民之间签署的协议,没有看到我们真实的生活。

实际上这些协议在我们生活中只占很小一部分,是一个小乐趣。

我们的日常生活也并不是什么都要签协议,也不是完全一板一眼地照着协议来。